搜索
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先民从海上来
2017-08-14 17:36:42 | 作者:

  这是我第二次踏上非洲的土地,第一次是去埃及,虽然摩洛哥和埃及地理上都位于非洲,但也是这两个国家令我修正了对“中东”这一范畴的理解。是的,地图上大片广袤的干燥地区,由于阿拉伯世界历史文化的原因,它们一般都被视为属于中东国家。

  

  两国在历史上有相似之处。阿拉伯人从沙漠出发,四处征服,由阿拉伯人带来的伊斯兰教对非洲西北部有长久和持续的影响。伊斯兰教不同的形式渗透了社会几乎所有的方面,它带来的军队、学者和神秘主义取代了大多数部落的宗教,造成了新的社会标准和政治教条。古埃及人消亡了,摩洛哥的原住民族柏柏尔人虽然融合地较好,但原本的生存空间还是受到了挤压。

  

  两国同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但世俗化程度非常高,所以对我们这些非穆斯林女性游客来说,是非常包容和友好的。

  我们一行7个女人,从香港出发,乘坐(Etihad Airways)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航班,经阿布扎比转机,前往目的地卡萨布兰卡。去程航班并没有我们所期待的那般舒适——身经百战的姐姐们也都吃不消,疲态尽显。这趟航班价格便宜,大约只是人民币3500元,所以航班的时段不够完美可以理解。还有人出发前怎么都搞不定的阿联酋过境签,所引爆的歇斯底里情绪,也是棘手地让我头疼。等待这个旅程的实现我花了几年,群里的人换了一批,有的去移民了,有的当了新手妈妈,有人没有档期......出行眼看遥遥无期,突然,有一天,摩洛哥宣布免签了。从提上日程到决定出行,免签和便宜机票是两大推动力。不断地有各种好友的好友加入。

  总算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卡萨布兰卡。

  

  到店太早,四间客房还未准备妥当,我的booking vip卡可享受提前入住的优待,酒店前台答应提前给出两间房放行李和休息调整。于是,我们先就近用餐。礼宾部的先生显然是受过了良好的英式服务培训(我们算先批到达摩洛哥旅游的国人游客,所以受到的礼遇级别较高,等到大批素质参差不齐的国人涌入时,这位先生是否还能维持这么彬彬有礼热情友好的态度,那真的有待考证了),我们对餐厅的要求他尽量一一满足,不厌其烦在网上搜索,并细致周到地查看了餐厅营业时间,在地图上标明步行路线。

  

  

  

  

  姐姐们对吃什么的意见不太一致,主要还是身体大于意志。最后,我们干脆直接去了大街对面的一家餐厅,足够近。小麻烦是餐厅说法语,当然对我们这些老江湖来说,一一拿下。好在,食物味道很不错。饭后可以进房间,大家约好下午1点半出门。下午只安排一个景点,哈桑二世清真寺。我们坐的出租车司机不老实,试图兜路,被我用gps纠正了。(和我在各种游记里看到坑蒙拐骗不同,这是我们此行唯一遇到的一个不诚实的本地人。这当然不单是我们rp高,关于怎么跟当地人打交道,我后面会慢慢说到。)

  

  我以为错过了2点的入主殿参观的导览团,其实这点与旅游书的信息不符(要留意的是,票买好后要保管好,入主殿还有管理员会验票,以免节外生枝)。在语言分区上,有英德法意等,有趣的是,即便中国人听不懂英语,他也会很自觉地站到用英语导览那个队伍里。所以,英语导览的队伍是人最多的。

  

  哈桑二世清真寺(Hassan II Mosque)位于卡萨布兰卡市区西北部,坐落在伊斯兰世界最西端。1987年8月动工修建,耗资5亿多美元,其中三分之一面积建在大西洋搭起的支架上,如同漂于海中,信徒们其实是在海上祈祷,以纪念摩洛哥的阿拉伯人祖先自伊比利亚岛的海上来。

  

  整个清真寺可同时容纳10万人祈祷,其中主殿2.5万人,是摩洛哥第一大清真寺,世界第三大清真寺,排在沙特的麦加和麦地那清真寺之后。它的宣礼塔世界最高,高达210米;顶端有镭射装置,激光束直射向圣地麦加。摩洛哥清真寺宣礼塔的外观造型和传统伊斯兰世界的圆柱体不同,呈四方体高塔,看起来和中国新疆的清真寺很类似。

  

  

  

  

  我们随向导步出台阶,从一扇大门进入主殿内。清真寺的外墙主要用白色花岗岩,嵌以马赛克浅绿色花纹的Zellige仿古瓷砖,饰以金属光泽的马蹄形铜(钛合金)拱门,在以土黄色为主色调的干燥地带,的确是建筑群里的一股清流,令人赏心悦目。短暂适应内部光线后,主殿的富丽堂皇程度教人乍舌,天花地毯窗棂细节繁复精致,自然光从门外透射,与头顶的意大利水晶灯交相营造震慑神圣的气氛,使得我们频频脱离导览队伍,自顾拍照不及。而且,这座清真寺除了注重古老的摩洛哥传统元素外,也加入了非常现代的设计,比如主殿屋顶可以遥控开启闭合。大理石地面可以常年供暖,冬季地板自动加热;夏季室内温度过高时,屋顶可在5分钟内打开散热。皇室正门重35吨,用密码开启。

  

  主殿留给男人,夹层属于女人。部分地板为玻璃制作,可以透过看到地下层的净手洗脸区。穆斯林在礼拜之前都要先行净礼。再往下一层,则是沐浴室。清真寺内还设有会议和演讲厅、博物馆、古兰经学院,在广场的另一侧。这里的图书馆是世界上最大的伊斯兰图书馆,图书馆里珍藏有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赠给哈桑二世清真寺的一本1000多年的《古兰经》真本。

  

  

  

  

  

  哈桑二世如此讲述自己的愿望:“I wish Casablanca to be endowed with a large, fine building of which it can be proud until the end of time ... I want to build this mosque on the water, because God's throne is on the water. Therefore, the faithful who go there to pray, to praise the creator on firm soil, can contemplate God's sky and ocean.”

  

  

  

  哈桑二世国王的心愿在1993年实现。这座穆罕默德生辰的献礼之作,融合了伊斯兰建筑和摩洛哥元素,体现了摩尔风格,甚至还延续了其他摩洛哥建筑的身影,如在拉巴特的未完成清真寺,和马拉喀什的库图比亚清真寺。摩洛哥王室可以在看得见大西洋玻璃地板上进行礼拜,身下即波涛汹涌的壮观海面,有时是璀璨的星空。

  

  在电影《阿甘正传》中,阿甘曾经不知疲倦地漫无目的地奔跑,跑过了世界各地许多名胜,也跑进了哈桑二世清真寺的下沉阶梯。

  

  

  

  我们绕去防波堤的角度去看清真寺,不少当地人坐在上面眺望大海,大西洋卷起千堆雪,一波波拍打在大堤上,清真寺真的如同漂浮在海面上一般,气吞山河的架势。我在想,当宣礼塔在夜晚亮灯时,是否更像是一座矗立在海上的灯塔,给信徒们指引人生前路。

  这几乎就是摩洛哥全境唯一允许非穆斯林参观的清真寺了。

  

  

  

  有人提议,于是筋疲力竭的我们继续走去里克咖啡馆(Rick's Cafe),不巧人家还没开门营业。等不到晚上6点半,经查看LP和地图比对,我决定去推荐的一家摩洛哥餐厅用晚餐,刚巧距离也不远。

  

  席间餐厅外一阵敲锣打鼓喊口号,一群穿同样款式背心的居民老老少少挥舞着拳头,亢奋状或者愤怒状,一个少年笑着塞给我一张传单,我刚拍了两张,一个裹头巾的胖女人指着我,no photo。他们沿巷道缓慢步行,沿路抛洒印有人像的宣传单张,我问服务生何事,他答election。我又问president?他答,no,leader。(背景:2016年摩洛哥众议院选举于10月7日举行。)

  

  

  

  

  

  

  

  吃完饭碰上了下班高峰,出租车涨价一倍,一车人打车回了酒店,另一车人步行穿越市区近1个小时,经过一起竞选游行,经过麦地那老城区,经过棕榈树商业大街,回到酒店时我已彻底累瘫。

  

  

  

  

  

  

  

  

  

  负责任的我还强行支撑着倦体,与酒店前台谈好了次日前往马拉喀什的包车价。


旅事
专题策划
旅游联盟
设为首页 | 关于北方旅游网 | 诚聘英才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公司介绍

京ICP备12044243号-2 北方旅游网